媒体:李克强首提“优进优出”有何深意?
发布人:      发布时间:2015年05月06日      来源:人民网      字体大小:

原标题:李克强首提“优进优出”有何深意?

  有着“顶层推销员”之称的李克强即便未出国门,也不忘推销中国高铁。5月4日在会见马来西亚陆路公共交通委员会主席赛·哈密德时,李克强指出,中国政府支持中方联合体积极参与马来西亚—新加坡高铁项目合作,充分利用在规划设计、综合开发、融资支持、建设运营等方面的经验和实力,拿出有竞争力的竞标方案。

  这篇看似普通的外事新闻报道背后,其实有着深刻的国家战略。4月3日,李克强在中南海主持召开中国装备走出去和推进国际产能合作座谈会,强调要推动中国外贸从“大进大出”转向“优进优出”,形成开放型经济新格局。

  人民网记者梳理发现,这是我国首次在对外贸易领域提出“优进优出”的说法。

  前有“对手”,后有“追兵” “优进优出”是外贸发展的必然结果

  若想了解“优进优出”,首先得知道“大进大出”。上世纪80年代,我国许多外贸企业得益于“两头在外,大进大出”的发展战略,收获了“第一桶金”。它们从国外进口原材料,在国内完成加工后再向国外销售产品,从而将生产过程的“两头”都放在国际市场,通过“大进大出”,积累了一定的财富。

  不过在这样的发展模式下,丰厚的利润更多集中在“前头”的研发和“后头”的销售两大环节,中国企业赚的不过是个“打工者”的微薄利润。

  “国际市场正在发生深刻的变化,中国也需要顺应这种变化,转变自己的发展方式。过去那种‘大进大出’的老路已经难以为继。”李克强在座谈会上指出说,“要加大支持中国装备‘走出去’,推进国际产能合作,使我国对外贸易从‘大进大出’转向‘优进优出’。”

  商务部国际贸易研究院副院长邢厚媛告诉人民网记者,“优进优出”是外贸发展的必然结果。“现在是全球化时代,中国的工业化、工业体系应该向全球市场、全球标准的方向看齐。”邢厚媛认为,规模和速度降下来了,但质量得到提高,这应当是外贸的“新常态”。

  另一方面,“优进优出”也是中国经济面临下行压力的必然选择。海关数据显示,今年一季度,我国进出口总值同比下降6%,其中3月份进出口增幅出现双降。对此,海关总署新闻发言人黄颂平向媒体表示,近期我国对外贸易确实遇到了一些困难,影响外贸进出口稳定增长。

  “中国在世界分工体系里前有‘对手’,后有‘追兵’。”邢厚媛分析,在这种情况下,外贸正面临着许多困难,尤其是来自新兴经济体、发展中国家的竞争,所以中国外贸需要转型升级、往高端走。

  对外经济贸易大学金融学院教授丁建臣也指出,“优进优出”属于缓解国内经济下行压力、化解国外市场不确定因素、转变经济增长方式的外贸战略的调整。



  以“大进大出”为基础走质量与效益并重的高附加值道路

  一季度,我国部分高端制造产品出口增长较快,运输工具、手机和金属加工机床等出口增速在20%以上。同期,机电产品进口达6.4%,表现好于总体进口。

  对此,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隆国强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我国现阶段外贸竞争优势在于那些相对于新兴经济体具有技术优势、而相对于发达经济体仍具有成本优势的产业。 我国外贸正处于比较优势转换的时期,传统比较优势处于临界点,依靠劳动密集型比较优势支撑的全球竞争力已经不可持续。

  在4月3日的座谈会上,李克强也提到了这方面的问题:长期以来,“大进大出”发展模式带动了国内的大量就业,也推进了中国的工业化进程,但大部分利润并没有留在国内。

  “目前,我国的劳动力成本持续攀升、资源约束日益加重,‘大进大出’的模式已经难以为继,必须促成‘优进优出’的开放型经济新格局。”总理说。

  总理同时对“优进优出”做了说明:所谓“优进”,就是从我国的长远和根本利益出发,根据国情,有选择地进口紧缺先进技术、关键设备和重要零部件。所谓“优出”,就是不仅要出口高档次、高附加值产品,还要推动产品、技术、服务的“全产业链出口”。

  邢厚媛解释说,以前的“大进”,进的是原材料、加工贸易和半成品,而“大出”以劳动密集型产品为主。“大进大出”是当时中国经济发展现实的需要。在国家外汇紧缺的情况下,强调规模与增长,能够通过出口创汇以满足需求。现在我国的外汇储备已经达到一定水平,为了在国际市场上争取更多的利益,我们不再片面追求规模,而是强调质量和效益。邢厚媛补充到,“优出”并不是说要放弃劳动密集型产品,而是要通过提升技术含量、转变贸易方式,把它做得更好。

  “‘优进优出’并不是对‘大进大出’的否定,有了‘大进大出’、有了劳动密集型企业发展的基础,‘优进优出’才有施展的空间。”邢厚媛说,“优进优出”是在之前的基础上提升到新的境界,依靠智力、资本的投入获得高附加值。



  创新助发展转型升级“走出去”

  李克强在座谈会上表示,经过多年发展,中国装备制造业的水平和国际市场占有率不断提升,在一定程度上代表了中国经济核心竞争力和抗风险能力的提高。

  但他同时指出,一些制造业仍然存在“大而不优”、“大而不强”的问题,仍然处于全球产业链的中低端,需要发展更加先进的制造业,“通过支持中国装备走出去,让中国企业在国际市场上与技术先进、实力雄厚的跨国公司同台竞争,这将倒逼我们不断提高技术、质量和服务水平,提高企业的整体素质和核心竞争力。”

  丁建臣告诉人民网记者,总理提出的“优进优出”,与对外开放战略相一致,有利于外贸企业提质、创新,增强自身的抗风险能力,同时也能增加财政收入,有利于中国经济更好地与国际经济接轨,真正地把经济增长的“三驾马车”做大、做强、做好。

  “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是一年来李克强总理讲话的高频词汇,也是本届政府应对当前经济态势的重点方针。李克强多次指出,当前中国要顶住经济下行压力,必须用“双引擎”来助力“双中高”。一是打造新引擎,推动大众创业、万众创新,二是改造传统引擎,扩大公共产品和公共服务供给。

  创新同样应该体现在外贸发展上。“创新一方面包括科技、研发、设计,另一方面包括方式,比如互联网的、大数据的。”邢厚媛说,要通过创意、创新,在国际市场上打造更好的品牌、树立起良好的信誉。

  商务部新闻发言人沈丹阳此前曾坦言,尽管今年以来我国外贸增速放缓,但一个好的现象是,无论是产品结构、市场结构、区域布局、企业结构,还是贸易结构都在进一步优化。而我国外贸结构优化也将为“优进优出”战略转型奠定良好基础。

  “我们要有使命感、紧迫感和责任感。”邢厚媛说。

上一条:
下一条:
中钢新闻
袁总箴言
  • 世界上从来没有固定的模式,更没有绝对的应该...
  • 事艰必辛,人智无量。
  • 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相连,你事我事他人事事在人...
  • 人生不怕做事难,只怕人生难做事,家事国事天下...